Hinterwälder-Rind 奶牛面部特写

珍罕精品,心血足鉴

威尔士黑乳牛站在岸边的田野

硕“种”仅存

凯瑞牛、亨特霍牛和威尔士黑牛需要广阔的放养空间,培育长成需时甚长,因此这些物以稀为美的牛种,并不适合大规模养殖。因此,它们还有其他较老的牛种慢慢减少,有的甚至面临灭绝。牛种一旦灭绝,品种的特色和基因也就永远消失了。这些牛种可能带有重要的特征,或许有助于保护其他动物,如提高它们的疾病抵抗力,或帮助它们适应恶劣的成长环境。上述珍稀牛种从古代流传至今,现在却不得不依靠动物爱好者和小农庄来继续传承,幸运的是,有关方面也为它们推行保护方案。
凯瑞牛起源于爱尔兰凯瑞郡,历史可追溯至17世纪。凯瑞牛是凯尔特黑牛的后代,是最早的奶牛品种。目前,世界上所剩的凯瑞牛数量不多,它们只见于爱尔兰和英国,但在当地的数量也不断减少,北美洲也有少数凯瑞牛。
亨特霍牛源自德国西南部的黑森林地区,这也是嘉格纳工艺的滥觞地。同样地,这种牛在老家德国仅存寥寥少数,在瑞士和世界其他地区也不多见。
至于威尔士黑牛,多半认为其血统可追溯至罗马时代。这种奶牛非常强壮,雨雪纷飞中吃草依然气定神闲,但是现存仅有几百头。
如果只图方便便宜,而导致如此珍稀美丽的独特牛种灭绝,这样的牺牲实在太大,可说得不偿失 - 这正是各方的共识。一些有心人不想看到这些牛种就此灭绝,不惜付出努力来繁育养殖,让它们的基因继续传承,我们也因此时至今日也有幸看到这么独特的品种。

这些生产者为保育稀有品种而付出心血,务求尽善尽美,追求上佳品质,非常值得敬重。同样地,嘉格纳不懈追求卓越工艺,荟萃优秀顶尖人才,携手共同努力,创造独有特色。追根究底,两者信念本自同源。

麦穗背光特写

复古,是未来的主流

人们追求多样的家畜品种,主食方面也有一样的追求。藜麦掀起了热潮,但这还不止,斯佩耳特小麦、二粒小麦、东方小麦或古代单粒小麦,这种种古老但又新奇的谷类,因为本身独特的风味口感和健康价值,重新赢回不少支持者,回到人们的视野中。连带的,原始的磨面工艺也正在复兴。传统的石磨盘磨出的面粉,不管是营养、风味和口感,都要比现代金属辊子所产的胜出一筹。

Forest Coalpit 农场的一群大黑猪

振兴农场,重新出发

劳伦和凯尔告别伦敦的繁嚣,来到威尔士 布雷肯灯塔山区,打算复兴当地一座废弃的农场。他们不怕烦、不怕难,饲养罕见的大黑猪,这种猪长于觅食、产崽多,能够适应恶劣环境而生性温顺,早在1900年就有不少人饲养。虽然它们完美适应布拉克山脉的恶劣环境,但是长成时间更长,利润算起来比饲养普通猪种少。

“Forest Coalpit 农场的稀有猪种在原野林地间放养,它们原本就该这样自然生长。这么做,要养成成猪时间固然更长,但是品质绝对没话说。”
劳伦·史密斯

黑二粒小麦田野特写
黑二粒小麦是古老的小麦品种,也是人类最早种植的小麦之一。它种植于贫瘠或山地土壤时也能有高产量,还能抵抗多种真菌性病害。
音乐厅中的女士

Gaggenau The Magazine

那些给世界带来灵感的故事、人物和地方。

浏览我们的英文杂志。

发现更多